18选7
仲裁新聞
債務承擔人能否以債務承擔存在瑕疵為由拒絕還款呢?
發布時間:2019/4/4 15:56:08   閱讀數: 170

前言

隨著經濟發展債務轉移的案件也越來越多,我國對于債務承擔制度在《合同法》第84-90條等條文中進行了規定,包括債務承擔的概念、抗辯、從債務的轉移、轉讓的形式要件等,但對于是否承認債務承擔無因性并未提及。此時承擔人若以債務承擔行為存在瑕疵為由,能否對抗債權人,拒絕還款呢?

理論爭議:

一方認為:盡管法律沒有明確規定債務承擔的無因性,但也沒有以明確予以排除,故仍然有適用的可能,主要體現在債務承擔中,債權人一旦同意或在債務承擔協議上簽字,債務承擔行為即完成,當即發生債務移轉的效力,即債務人退出債權債務關系,承擔人取代其成為債權債務關系中的新債務人,債權人只能向承擔人請求履行債務;在債務移轉完成后,即使原債務承擔協議因瑕疵、被撤銷而無效,也不影響債務移轉的效力;同時,承擔人不得以對債務人的抗辯事由對抗債權人。

另一方則認為在不承認物權行為理論的我國法律體系下,不應承認債務承擔無因性理論。債務承擔制度在合同法體系框架內就可以解決債權人、債務人和承擔人三方之間的關系和利益平衡問題,無因性理論似無存在的必要。對于債務承擔應否以債務人與承擔人之間存在真實、有效的原因關系作為有效條件,我國有學者認為,債務承擔不僅影響到債權人利益,也影響到承擔人利益,如果債務承擔不當,還有可能損害國家、集體、他人的利益,乃至社會公共利益,故法律應對債務承擔的條件作出嚴格限制,如果債務承擔的原因關系無效或不存在,則債務承擔也應無效;如果債務承擔存在瑕疵,則有關當事人的權利義務應受此瑕疵影響。

案例:

中房金控(北京)投資基金有限公司訴錢小虎等借款合同案

法院: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案號:(2016)京民終字第223

基本案情:

2013年,蘇州隆鼎創投與錢小虎簽訂《借款合同》,約定由隆鼎公司向錢小虎出借1億元,借款期限為1年。2014211日,隆鼎公司、錢小虎簽訂《合同終止協議》,約定提前終止《借款合同》,錢小虎承諾向隆鼎公司償還《借款合同》項下的本息。2014626日,隆鼎公司、錢小虎、中房金控公司簽訂《補充協議》,約定截至2014619日,錢小虎尚欠隆鼎公司本息共計5706萬元,現全部債務轉移給中房公司,由中房公司承擔還款責任支付本息。協議生效后,中房公司不應以其與錢小虎或第四方之間的協議為由,拒絕履行本協議。后中房公司以錢小虎系無對價轉移債務,且其與錢小虎簽訂的《投資并購重組協議》中約定其可以處理關聯企業資產,但錢小虎在《補充協議》簽訂過程中存在隱瞞相關資產被查封且嚴重資不抵債的欺詐行為為由,要求撤銷《補充協議》。

裁判意見節選:

《補充協議》經隆鼎公司、錢小虎、中房公司各方簽字、蓋章,依法成立并生效。根據《補充協議》的約定,其主要內容為中房公司向隆鼎公司表示愿意替錢小虎償還債務,實質為……中房公司作為第三人替代原債務人錢小虎承受債務人地位加入債的關系,屬免責的債務承擔。……從《補充協議》的約定表明,各方對債務承擔、擔保的意思表示是真實的、明確的。債務承擔為無因行為,雖然債務承擔通常有其原因,但該原因約定并非債務承擔協議的一部分,無論此種原因約定無效、被撤銷或者解除,均不影響債務承擔協議的效力,縱使承擔人與債務人之間存在欺詐等意思表示瑕疵,但在轉讓債務的意思表示獲得債權人同意的情況下,依然發生債務承擔的效果,承擔人不得以承擔債務的原因對抗債權人,當承擔人與債權人訂立債務承擔協議時,債務即于協議成立并生效時移轉于該承擔人。況且,根據《補充協議》第四條的約定,錢小虎與中房公司之間的任何其他協議或債權債務均與本協議無關,本協議生效后,中房公司不應以其與錢小虎或第四方之間的任何其他協議或債權債務的無效、撤銷或解除為由,拒絕履行本協議約定的還款義務。因此,除非有證據證明隆鼎公司在簽訂《補充協議》過程中對中房公司存在欺詐行為,否則錢小虎與中房公司的相關原因行為或約定,均不能構成《補充協議》的撤銷條件。

案例分析延伸:

債務承擔的無因性,指的是債務承擔基礎行為的無效并不妨礙債務承擔,原債務人與承擔人之間的關系不能夠作為承擔人對債權人提起抗辯的理由。對此如前文所述,理論界存在一定的爭議,而在司法實踐中,如上述案例所示,更多的選擇采取在債務承擔的糾紛中適用無因性理論,認定債務承擔具有無因性,債務承擔的起因不構成債務轉移合同的組成部分,債務轉移的原因并不影響債務承擔的效力,債務承擔已經成立,承擔人不得以其與原債務人之間的原因行為而對抗債權人。

但小編認為,在實際上,債務承擔存在著不同的形態,需要結合案情進行分析才能得出最后處理意見,不能將之一概而論,簡單的認為所有債務人和承擔人之間的關系都不會影響到債務承擔的效力,并由此推出債務承擔無因性的結論。

第一,如上述案例中所展示的情況,債權人、債務人以及承擔者三人共同合意達成了債務承擔的協議,在此種情形下,在該合同中,承擔人與債務人之間的關系并不是債務承擔的基礎行為,僅僅屬于訂立該三方合同的動機。因此在此種情況下,基于合同相對性,債務人與承擔人之間的承擔合同存在瑕疵又或者被撤銷,也不會影響到三方合同的效力,不會改變承擔人與債權人之間的關系。除此以外,債權人和承擔人之間直接訂立的承擔合同也是屬于類似的情況,債務人與承擔人之間承擔合同的瑕疵并不會對其發生影響。因此,小編認為在實踐中,裁判意見中經常提到的“債務承擔的無因性”,實際上指的是就是上述三方債務承擔合同以及債權人與承擔人的代位承擔的情形。

第二,除去上述兩種情形外,還存在僅有債務人和承擔人之間訂立承擔合同的情形。此種情形下債權人與承擔人之間并無直接的合同關系,根據《合同法》第84條“債務人將合同的義務全部或者部分轉移給第三人的,應當經債權人同意”的規定,債務人和承擔人之間的承擔合同構成了債務承擔的合意基礎。債權人請求承擔人履行債務的請求權依據是雙方之間有效的債權債務關系,而該權利義務關系系根據債務承擔協議產生,如果承擔人與債務人之間的承擔協議本身無效或被撤銷,那在作為債務承擔的基礎消失后,則債權人與承擔人之間因債務承擔而發生的權利義務將隨之消滅,各方權利義務自應回到債務承擔協議簽訂之前的狀態,即債權人與債務人原有的債權債務關系仍然有效,但僅對債權人和債務人雙方具有約束力,承擔人從此脫離該債權債務關系。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162號的審理當中,法院也是采取了類似的裁判意見:

“案涉的債務轉移關系基于三方之合意形成,其中甲方與乙方之間業已形成的欠付貨款的債權債務關系是債務轉移的基礎原因,乙方與丙公司因轉讓資產而形成的債務承擔協議是丙公司向甲方承擔償還貨款的直接原因,即丙公司之所以向甲方支付貨款,是因為丙公司與乙方之間存在債務承擔協議。此三者之間的關系一經形成,非經三方合意或生效裁判不能變更。本案中,丙公司與乙方之間的資產轉讓關系被人民法院生效判決予以撤銷,因此,丙公司向甲方支付貨款的原因既已不存在,三方業已成立的債務轉移關系也隨之解除,在此情況下,三方之間的法律關系應回歸于乙方與丙公司簽訂《補充協議》之前的狀態……”。

綜上來說,對于債務承擔人能否以債務承擔的原因對抗債權人的問題,不能將之一般化簡單套用債務承擔無因性來進行處理,更應考慮到案件關于債務承擔合同的簽訂情況,從有效平衡債權人、債務人和承擔人利益角度出發,作出最后的價值判斷。

(上述文章內容僅代表小編個人觀點,不代表裁判立場)

相關新聞!

18选7 贯通乐翻二人麻将 ag让我赢了一个月一天输光 腾讯分分彩精准预测软件 千炮捕鱼 福彩彩工网 重庆时时龙虎和微信 云南时时下载 竞彩足球能稳赚吗 安徽时时计划 36o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