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选7
法制新聞
相對人未催告,合同解除權的行使期限如何確定?
發布時間:2017/12/21 9:25:51   閱讀數: 5941

1引言

《合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法律規定或當事人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法律沒有規定或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

該規定表明:合同解除權行使的除斥期間既可以由法律規定,也可以由當事人約定。法律沒有規定或當事人沒有約定的,則解除權人應該在相對人催告后的合理期限內行使。然而,對于法律沒有規定或當事人沒有約定合同解除權行使期限且相對人又沒有催告的情況下,其解除權人的解除權行使期限該如何確定,是否能一直存續無限期隨時行使,《合同法》沒有做出明確規定。

說明: E:\技術文檔\文案\新建文件夾\1.webp.jpg

 

 

2理論爭議

觀點一:合同相對方未按照《合同法》第九十五條進行催告,那解除權人就可以隨時行使解除權,也不受到期限限制;理由在于既然合同相對方沒有進行催告解除合同,表明其不想也不愿意解除合同。這時解除權的行使期限完全由享有解除權的一方自由選擇,對方享有對解除權的異議權,此時的合同雙方都享有決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的權利和機會,并相互制約。

 

觀點二:如果解除權相對人不催告解除權人行使權利,解除權人享有解除權,但應對解除權人解除合同的行使期限進行約束。

如果說為了保護守約方的合法權益,防止違約方利用違約獲取不當得利,賦予守約方解除權,系公平正義要求的體現,那么,允許解除權人在過長的期限內解除合同,動輒廢止既有的合同關系,且恢復原狀,則破壞現存的法律秩序,走到了公平正義的反面。

——崔建遠《解除權問題的疑問與釋答》

 

 

3相關案例

案例1:最高院(2016)最高法民申1580

裁判意見節選:

相關法律沒有規定案涉征地協議解除權的行使期限,吳川國土局與東隅居民小組之間也沒有約定該解除權行使的期限,根據合同法第九十五條第二款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之規定,東隅居民小組經吳川國土局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解除權的,該解除權消滅。原審查明,吳川國土局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對東隅居民小組作出催告,東隅居民小組享有的法定解除權并未喪失。原判決據此判令解除案涉《征用土地協議書》,并無不當。吳川國土局、華建公司主張案涉合同解除權的行使期限應類推適用撤銷權的行使期限,東隅居民小組的解除權已經消滅,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2:廈門(2015)湖民初字第1080

裁判意見節選:

佳客來公司的合同解除權行使期間問題。合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本案中無約定及法定解除權行使期限,且鵬遠公司并未催告佳客來公司應及時履行解除權,故佳客來公司的合同解除權并未消滅。

案例分析:

從案例12可以看出,法律沒有規定且當事人沒有約定行使期限的,對方未進行催告的情況下,合同解除權沒有消滅。除了《商品房買賣合同司法解釋》規定在商品房買賣中對方未催告的情況下解除權應自發生之日起一年內行使外,一般都認為如果解除權相對人不催告解除權人行使權利,那么解除權人不會喪失解除權。

說明: E:\技術文檔\文案\新建文件夾\2.webp.jpg

案例3:最高院(2012)民再申字第310號:

裁判意見節選:

《商品房買賣合同司法解釋》第一條明確規定:本解釋所稱的商品房買賣合同,是指房地產開發企業將尚未建成或者已竣工的房屋向社會銷售并轉移房屋所有權于買受人,買受人支付價款的合同。濱海公司并非房地產開發企業,其系向特定的對象天益公司及王錫鋒出售房屋,而非向社會銷售,故案涉協議并非該司法解釋所稱的商品房買賣合同,本案不適用上述司法解釋。解除權行使期限屬于除斥期間,超過權利行使期限,解除權消滅,故該期限的確定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具有重大影響,在法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天益公司請求參照適用上述司法解釋就商品房買賣合同所規定的解除權行使期限,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3年第10期。)

案例4:2016)最高法民終173

裁判意見節選:

二、關于和成礦業公司解除合同是否超過行使期間的問題。

本案所涉合同是井建設備以及選廠設備買賣合同,與商品房買賣合同所涉標的不同,當事人利益關系也不一致,阿美礦產品公司要求參照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阿美礦產品公司關于和成礦業公司解除合同超過行使期間的主張,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分析:

從案例3和案例4可以看出,在法律沒有規定且當事人沒有約定行使期限的,相對方未進行催告的情況下,雖然解除權人不喪失合同解除權,但其仍應在一個合理期限前行使,否則該合同解除權將消滅。而對于該合理期間的確認,前文提到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司法解釋》第十五條對法律無規定、當事人無約定、相對方未催告情形下的解除權行使期限進行了一年的規定,這對裁判者在認定類似情形下合同解除權的行使期限提供一定的依據,但該參照也并非直接適用,而是對商品房買賣合同關系與其他法律關系進行嚴格區分,然后綜合考慮雙方當事人之間的關系、合同的履行過程、個案的事實、合同標的的性質、交易的習慣和目的等一系列具體情況來最終認定涉案合同解除權的行使期限。

 

4結語

合同解除權作為一種形成權,其行使的法律后果將導致原有的合同關系終止,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也隨之消滅。若不通過除斥期間將合同解除權加以限制,賦予合同解除權人限定時間內任意解除合同的權利,就會使到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無限期處于不穩定的狀態, 將不利于社會經濟的發展,也不利于交易安全;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法律也不會保護躺在權利上睡覺的人,享有合同解除權的一方長時間不行使,足以證明其并無解除合同的意愿,相當于自行放棄了解除合同的權利。綜上,即便法律沒有規定、當事人沒有約定且相對方未提出催告的情況下,仍應為解除權人行使合同解除權設立一個合理的期限,對于該合理期限的認定,現行法律并無明確標準,通常由裁判者根據結合具體合同類型、性質、糾紛情況等進行綜合判斷,故對于解除權人而言,在合同相對方為進行催告的情況下,亦應當注意行使解除權的時機和期限,不能躺在權利上睡覺而導致最終承擔權利消滅的法律后果。

說明: E:\技術文檔\文案\新建文件夾\3.webp.jpg

 

相關新聞!

18选7 滚球比赛结果 上海百搭麻将玩法视频 辽宁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兰州麻将 gg516棋牌游戏下载 长春麻将胡牌示意图 手机棋牌游戏设计 云南微信麻将群二维码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免费足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