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选7
仲裁新聞
實務中如何認定締約過失責任?
發布時間:2019/3/28 17:13:20   閱讀數: 555

相關法條

《合同法》第四十二條:當事人在訂立合同過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一)假借訂立合同,惡意進行磋商;(二)故意隱瞞與訂立合同有關的重要事實或者提供虛假情況;(三)有其他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行為。

第四十三條:當事人在訂立合同過程中知悉的商業秘密,無論合同是否成立,不得泄露或者不正當地使用。泄露或者不正當地使用該商業秘密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從上述條文可知,締約責任一般產生于合同訂立階段,解決的是無合同關系情況下,一方過失而造成另一方信賴利益的損失問題。圍繞締約過失的理論及實務探討頗多,而其中如何認定締約過失責任也一直是司法實務界中一個見仁見智且頗具爭議的話題。從廣義上來理解,締約過失責任也屬于民事責任的范疇,應遵循民事責任構成要件的一般原理,而結合著其自身特點,通說認為締約過失責任構成要件至少應具備以下4點:

1締約人在締約過錯中違反了以誠實信用原則為基礎的先合同義務

2違反先合同義務的行為給締約相對方造成了損害

3違反先合同義務的行為與損害之間有因果關系

4違反先合同義務方存在過失。

在實務中,一般應如何運用上述要件以認定締約責任呢?因締約過失責任終是基于誠實信用原則,適用準則較為抽象,認定時也多持慎重態度,要綜合各方舉證和既定事實再加以判斷。

今天,小編搜索了具有參考借鑒意義的最高法院裁判案例,以期從案例中探索司法實踐中的認定準則。

陜西咸陽星云機械有限公司與彩虹集團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締約過失責任糾紛上訴案

——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二終字第8

星云公司作為供方與需方彩虹公司簽訂五份認定協議(預備合同),約定了產品的技術要求、進度安排、價格及付款方式,并均約定以下說明事項:(1)根據認定進度要求,由需方通知供方提供認定樣品;(2)材料認定中,如出現不合格情況,供方進行改進并重新提供樣品,認定進度順延;(3)供方提供的大批量樣品,如需方用于生產,且使用合格,需方可按協議價格付款;(4)“五步認定”合格后,需方向供方出具《認定結論通知書》,作為量產供貨的依據;(5)其他未盡事宜,另行協商解決。協議簽訂后,星云公司購置設備、模具,按要求組織樣品生產。

20051季度,彩管價格的大幅走低,部分產品價格降低幅度超過50%,部分原料價格上漲更加劇了彩管企業的經營困難。于是,彩虹公司欲通過節約挖潛、降低成本以保持穩定的市場份額,故在雙方在正式簽約時,彩虹公司提出降價30%的要求,而雙方最終未能成功簽訂正式供貨合同。20065月,星云公司依據5份認定協議,以彩虹公司違約(即調價)為由提起訴訟,要求終止星云公司與彩虹公司簽訂的上述協議并賠償其損失。

爭議焦點:

彩虹公司是否應當承擔締約過失責任?而該案中判定作為需方的彩虹公司是否應當承擔締約過失責任的關鍵,主要是看在磋商、訂立過程中彩虹公司是否存在惡意磋商的情況。

對此,梳理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見可知,其主要從以下兩方面進行了分析:

圍繞誠實信用原則展開

即在訂立過程中是否存在惡意磋商的行為

該案中,價格問題的確是導致彩虹公司與星云公司未能簽訂正式供貨合同的重要原因,但這是否就意味著彩虹公司是故意以價格為手段來達到不締結正式供貨合同的目的呢?關于締約價格發生變化的問題,無外乎兩種可能:1)締約方故意操縱價格,通過降低或提高以達到無法簽訂正式合同的目的;2)因市場變化而導致價格出現變化,可理解為情勢變更所致。

該案中,最高院經查明認為,雖然在認定協議中雙方約定了樣品的價格,但在簽訂正式合同之前產品價格發生了重大變化,該價格變化并非彩虹公司人為操縱,而是市場發生重大變化所致,該事由可以成為不簽訂正式合同的正當理由,彩虹公司不存在惡意磋商。

圍繞先合同義務展開

即有無違反告知義務的行為

根據我國《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先合同義務一般限定在合同訂立過程階段,而該義務主要包含誠信締約義務、告知義務、保密義務及其他先合同義務四方面內容。

該案中有一細節,即彩虹公司庭審時突然提供了一份內部文件《新材料認定細則》作為證據以證明星云公司在簽訂認定協議時未按“認定程序”要求做相關事宜,而星云公司則抗辯稱該證據恰說明彩虹公司故意隱瞞與訂立合同有關的重要事實,其未盡告知義務。那么,未提供的《新材料認定細則》是否是造成無法簽訂供貨合同的關鍵呢?對此,最高院認為,從該證據的內容來看,《新材料認定細則》僅對5份認定協議的簽訂和履行產生影響,即便彩虹公司存在刻意隱瞞的事實,其結果也是對未能簽訂認定協議產生締約過失責任,而非對正式供貨合同產生締約過失責任。因此,正式供貨合同的簽訂和履行并不會因該內部文件的忽然出現而受到影響,從而駁回了星云公司的上述抗辯。

相關案例延伸:

興業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與江蘇熔盛重工有限公司締約過失責任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881

該案的爭議焦點是熔盛重工在訂立合同過程中是否應通知、說明與收購全柴動力股份有關的重要信息(即是否違反先合同義務之告知義務)。最終,法院認定熔盛重工已適當履行告知義務,不構成締約過失責任。

締約過失責任是當事人基于信賴利益損失而通過獨立的賠償請求予以主張的,上文已通過案例簡單探討了一番實務審判中的認定思路,而責任認定后的賠償范圍又該如何確定呢,對此,小編在以往的文章中也有過相關探討(締約過失賠償責任范圍是否包含交易機會損失?),大家可關聯閱讀。

(上述文章內容僅代表小編個人觀點,不代表裁判立場)

相關新聞!

18选7 在线真钱麻将游戏平台 大富翁棋牌游戏app 成都麻将下载手机版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来游戏武汉麻将下载 九乐棋牌游戏官方网 王中王彩票是官方的吗 河南快三基础走势图 世界飞镖锦标赛冠军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