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选7
仲裁新聞
雙務合同中,不安抗辯權與先履行抗辯權發生沖突,該如何處理?
發布時間:2019/3/25 9:13:05   閱讀數: 421

前言

在雙務合同中,應先履行債務的一方發現后履行一方有財產狀況惡化等情形,可能危及其債權時,在后履行方未履行其債務或提供擔保前,有拒絕先履行自己債務的權利,該權利稱之為不安抗辯權;但同時,如果負有先履行義務的一方當事人,未履行義務或履行義務不符合約定條件時,另一方當事人也能主張先履行抗辯權以中止合同履行。若該兩者發生沖突,該如何處理呢?請看以下案例。

案例

周某訴重慶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5124日發布合同糾紛典型案例)

簡要案情:

201077日,周某(乙方)與某公司(甲方)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約定該商品房成交總金額為268672元,周某應于201077日支付房款255238元,余款13434元于2011730日前付清;某公司應在2011730日前將該房交付給周某,如逾期交房超過30日而周某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的,合同繼續履行,某公司應當自約定的最后交付期限的第二天起至實際交付之日止按日向周某支付已付房款的萬分之四的違約金。同時合同第八條約定由于乙方原因,未能按期交付的,雙方同意按以下方式處理:(2)乙方付清全部房款、付清政府部門規定的費用、且無銀行按揭欠款,方可進行房屋交接。合同簽訂后,周某按照合同約定向被告某公司支付了房款和房屋專項維修金。20121120日,某公司通知原告周某去接房。2014312日,周某向被告某公司交付了余款。

另查明,在合同履行過程中,某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李某因涉嫌犯罪被立案偵查,財務資料、銀行賬戶以及包括部分項目在內的資產先后被查封、凍結或扣押,后某小區建設工程停工。201257日,重慶市長壽區公安局解除了對某公司銀行帳戶的強制措施。20121119日,某公司通過了其建設的小區第10幢樓的重慶市建設工程竣工驗收備案以及建設工程消防竣工驗收備案。

后周某起訴要求某公司向其支付逾期交房違約金。某公司認為,合同約定的交房條件是周某應該先付清全部房款且無按揭欠款方可進行房屋交接,即負有先履行義務,故不同意支付逾期交房違約金。周某則認為,涉案合同屬于同時履行的合同,購房者沒有先履行合同的義務,在看見所購小區的房屋停工停建,某公司董事長李某強被刑事調查,帳戶被查封的情況下,有理由懷疑某公司無法按期交房,可以單方面行使不安抗辯權,中止房屋尾款的交付。

裁判意見節選:

法院認為,雙方簽訂的購房合同第八條第二款表達的含義為合同履行有先后順序,周某先付清所有合同價款,某公司才履行交房義務。周某稱在合同約定的房款交付日期之前,發現某公司財務資料、銀行賬戶以及包括部分項目在內的資產先后被查封、凍結或扣押等不能按期交房的情況出現時,未及時與對方溝通核實,在未通知對方的情況下就自行中止了合同的履行,不符合不安抗辯權的行使條件和履行規范。而某公司在未收到周某支付的全部價款之前,可以行使先履行抗辯權,有權利不履行交房義務。故法院駁回了周某的訴訟請求。

案件分析延伸

本案焦點主要在于雙務合同中雙方各自主張不安抗辯權與先履行抗辯權發生沖突時該如何處理。實際上雙方合同履行時間的認定影響抗辯權的行使,這主要有以下三種:

1.同時履行抗辯權,在沒有約定先后履行順序之時,一方未履行其合同義務,另一方也可以拒絕履行;

2.先履行抗辯權,在合同約定了履行順序的情形下,應先履行一方沒有履行的,后履行一方可以拒絕履行;

3.不安抗辯權,合同雖然約定了先后履行順序,但先履行一方有證據證明后履行一方存在可能無法履行的情形,有權拒絕先履行。

而上述案例為房屋買賣合同糾紛,雙方均負有義務,為雙務合同,其中周某向某公司購買涉案房屋,負有支付房屋款項的義務,某公司則負有向周某交付符合合同約定的房屋的義務。至于雙方義務的履行順序,合同約定為 “乙方付清全部房款、付清政府部門規定的費用、且無銀行按揭欠款,方可進行房屋交接。”由此可見,雙方負有的義務存在先后的履行順序,并不涉及同時履行抗辯權,在實際履行過程中應先由周某付清所有房款后,再由某公司交付涉案房屋。對此,周某作為先履行的一方,認為某公司出現了可能導致無法按期交房的情形,所以中止支付房款,屬于行使不安抗辯權;而某公司作為后履行一方,依照合同的約定,主張因周某未付清房款,其有權不交付涉案房屋,屬于先履行抗辯權。

對于此種同一案件中出現兩種抗辯權沖突的情況時的處理,小編贊同案例中法院所采取的處理意見,即先依據雙方所簽訂合同的約定來確定各自的權利義務,再從先履行方的義務以及主張進行分析,即從不安抗辯權能否成立入手進行審查。再回到案例中,某公司確實未按合同約定的時間向周某交付房屋,但依照合同約定,周某應付清全部房款等費用后,方可進行房屋交接,即周某應該先履行付款的義務,某公司才應履行交房的義務。而周某作為先履行方雖然主張不安抗辯權,以某公司存在停建等情況,可能無法履行交房義務為由不支付購房款尾款,但其并未提出確切證據以證明某公司有喪失或者可能喪失履行義務能力,并且也沒有與對方進行溝通核實或通知要中止合同的履行,也未采取其他方式,如提存等履行其應承擔的付款義務。綜上來看,周某的行為并不符合《合同法》第六十八條、第六十九條所規定的關于不安抗辯權的行使條件,故其關于不安抗辯權的主張不成立,在排除了不安抗辯權的可能后,某公司作為后履行方對于周某未依約履行付款義務主張先履行抗辯權,具有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也予以確認,故最終判決某公司不應向周某支付違約金。

此外,如果情況與上述案例相反,當事人不安抗辯權的主張成立,合同進入中止履行的狀態,那又該如何處理呢?主要有兩種情況。

1.解除合同:根據《合同法》第六十九條規定,對方在合理期限內未恢復履行能力并且未提供適當擔保的,中止履行的一方可以解除合同。至于該條規定中的“合理期限”暫時并無明確標準,應當由裁判者根據合同性質和實際情況確定,不能一概而論。

2.恢復履行:除解除合同外,也有可能先履行債務人雖發現先給付有風險,但合同繼續履行有利可圖,希望經過查封、扣押、凍結等財產保全等措施,保證合同繼續履行,但此時可能雙方對恢復履行的次序和時間不能達成一致。對此,小編認為,如果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允許,可以盡量采取同時履行的方式,因為在通常情況下,先給付和后給付客觀上可以相互獨立,考慮到后給付義務人對待給付不能的危險,要求雙方同時履行可以保障交易安全并提高交易效率。

(上述文章內容僅代表小編個人觀點,不代表裁判立場)

相關新聞!

18选7 11选5前一稳赚技巧 百人炸金花有顺序吗 安卓平台软件开发 星罗斗地主龙虎 做计划用哪个软件好 百灵官网百人牛牛 快3单双稳赚公式 pt电子游戏官网有哪些 后三组选包胆有啥技巧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